关灯
护眼
字体:

997、最后一程(九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战场上喊杀震天。

    家长会。

    巨人族。

    火塘。

    骑士组织。

    庆尘在回到东大陆之前,听说过自己与眼前这些人的传奇故事。

    在昏暗的安全屋里,一轻声讲,他一边吃饼干,一边听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就像是在听有声小说,甚至没把这小说里的主角当成自己。

    那故事里的一切,都距离他这个17岁的高中生很遥远,毫无代入感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庆尘看着巨人如同远古巨神一般出现在眼前,仿佛一群逐日的夸父踩踏着山川大地。

    五千多巨人与兽人军团相撞的一瞬间,前面的兽兵便像多米诺骨牌一般倒下。

    他看着家长会成员一瘸一拐的冲下山坡,相互搀扶着冲锋陷阵,偏偏真与兽人军团遭遇时,还能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他看着四位骑士负伤杀穿兽人军团,携手找上那三个戏命师老怪物,一路追杀三个老怪物贯穿战场。

    从南杀到北,从东杀到西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知道他们来到这个战场能不能赢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知道他们来这里之后还能不能活着回去。

    他们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责任,守住了自己的防线,可以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当这里有需要的时候,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。

    小二惊喜的声音犹在耳边:「老板,老板!咱们援军全到了!」

    所有人都兴奋的呼喊着:「援军!」

    此时此刻,就连庆尘也被这种山呼海啸的喜悦感染着,不自觉的露出笑容,甚至还与大家一起喊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他终于有了置身其中的感觉,不再是一个局外人。

    包围圈外。

    巨人族和家长会的援军从两侧切入,人数虽然不多,却凶狠的彻底打乱兽人军团阵型,让它们毫无战术可言。

    此时,巨人们拎着兽兵的小腿,将魁梧的兽兵当成甩棍一顿乱挥,哐哐砸得兽兵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包围圈里。

    「跟我走!」小二带着家长会精锐,开始集中往一个方向突破,想要将包围圈内、外打通,与援军汇合在一处。

    几乎力竭的庆尘便跟在家长会成员的身后,一旦有人陷入危险,他便立刻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杀红了眼,庆尘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染着猩红的血,分不清是兽兵的还是自己的,不知道杀了多久,几头兽兵冲杀过来,以自己魁梧的身形优势扑向小二。

    却见庆尘从斜刺里杀出来,徒手抓住了兽兵落下的爪子。

    他骤然拧腰旋转起来,带动着兽兵旋转两圈才将对方脱手甩出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被甩出的兽兵砸得兽兵阵营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,小二与外面的小七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一秒之后,小二反应过来便怒吼道:「兄弟们,杀穿了!」

    「杀穿了!」

    圈里圈外的人,如这天下水系一同奔赴向东,终于汇聚在一起奔流不息!

    然而小七的注意力马上就不在小二身上了,他看着庆尘热泪盈眶:「老板啊,您可算回来了!」

    庆尘被小七的目光盯得毛骨悚然:「啊……你是?」

    小七愣了一下:「我是您最忠()

    !」

    小二破口大骂:「你小子没安好心,想趁家长失忆的时候混成黑色家人!」

    小七:「你特么别坏老子好事……」

    庆尘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,这些人有一个正经的吗?这就是自己以前带出来的队伍?跟自己的性格也不太像啊!

    就是这打岔的功夫,兽人军团竟又重新包围上来,似要将圈里圈外重新阻隔开。

    然而奇怪的是,刚刚小七喊‘老板,您可算回来了’这一嗓子传出去,搞得家长会援军全都眼红了,一个个跟疯了似的往这边挤,想要亲眼看一看自己‘外出打野,杳无音讯’的老板!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们看见庆尘呢,兽兵已经冲上来将他们逼退回去,挡住了众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家长会成员看着这些兽兵,心说这也太不懂事了,这种关键时刻凑上来干嘛啊?

    「弄死它们!」罗万涯带头冲锋,这群家长会成员为了见庆尘一眼,竟是硬生生将刚刚围上来的兽人军团,重新撕开了……

    兽人军团都愣了一下!

    它们可能都想不到,家长会成员为了见老板一面,可以这么拼!

    战场中,罗万涯激动万分的踩着兽兵尸体来到庆尘面前:「老板!终于回来了,你知道我们这段日子怎么过的吗,太惨了啊!」

    庆尘有些手足无措:「那个先解决危险再说!」

    「好的好的!」罗万涯转身就带着家长会成员重新杀了出去,将这缺口越杀越大。

    但罗万涯等人来看庆尘一眼不算完,还有连绵不断的家人突然杀过来,傻呵呵的看一眼庆尘就走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兽人军团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庆尘厮杀时,忽然听见远方有欢呼声层层叠叠的传来,如麦浪在田野里翻滚着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去,正看见一个扎着马尾辩、腰间扎着绷带的暴力少,女,打着一柄霸气外露的长刀,提着一颗老人的头倾,站在兽兵的尸堆之上!

    下一刻,她将那老人的头倾高高举起:「杀!」

    家长会成员全都声嘶力竭的吼着:「杀!」

    大家的嗓子都哑了,奋不顾身的厮杀着,毫不犹豫将自己的所有力气与勇气全都爆发出来!

    原本是包围着家长会的兽人军团,竟开始零落着向后逃窜,仿佛用恐惧挣脱了禁忌物蚁后的控制似的。

    家长会成员哇哇乱叫着追杀上去,一个兽兵都不想放跑。

    兽人军团开始溃败了,东大陆要胜利了……但庆尘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这种直觉,让他感到一阵不安。

    就像是你出门时总觉得忘带了什么,怎么想都想不起来,直到出门很久后才发现,自己确实忘了带钱包。

    那直觉不是空穴来风,而是潜意识对你的提醒。

    欢腾声中,庆尘伫立在原地头思考着,他要从过往的记忆里,寻找那一丝不安的源头。

    是什么?

    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线索,才会导致自己如此不安?

    刹那间,庆尘瞳孔收窄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动作,都成了慢动作,小七欢呼时,汗珠顺着他的发梢甩落,一颗颗在空中飞舞悬停。

    一头兽人脖颈上插着匕首,猩红的血液向外缓缓喷溅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好像都突然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,不是世界在变慢,而是庆尘的思维在变快!

    ()

    ?

    庆尘仿佛回到了故事的原点,那个狭窄破旧的军民巷里。

    他还坐在那个超市前的雨棚下,身旁路过的大叔,手里提着刚买的四个烧饼,刚出炉的烧饼晕开一些水汽,在透明塑料袋里染上了一层白雾。

    胡同尽头,103路公交车从狭窄的胡同口一闪而过,有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女人举伞奔向公交车站。

    但这不是他要找的线索。

    庆尘拨动他的记忆,越过一片灰蒙蒙的雾,雾里不知是什么他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这时,庆尘耳边响起声音。

    他似乎回到了那个昏暗的安全屋里,墙壁上的氚灯发出微弱光亮。

    黑蜘蛛平静的对他说道:「罗斯福王室从六十四年前开始,要求每一位公爵每年进贡一件禁忌物,目前很多禁忌物都藏在皇室手中,很少见他们拿出来使用。」

    庆尘忽然惊醒!

    是了,64年便是256件禁忌物集中到戏命师手中,这还只是四大公爵的贡品,戏命师自己手里不知道还有多少件禁忌物。

    可是,哪怕此时兽人军团即将落败,庆尘也不曾见到那些禁忌物。

    在五公主给的信息里,禁忌物是要用来收容禁忌物‘琥珀’的。

    可即便那个能够封印百鬼夜行的琥珀需要一年吞掉一件禁忌物,但也不过消耗几十件而已,剩下的呢?

    现在戏命师都要输了,还不拿出来使用吗?

    人在溺水的时候,见到稻草也会想要抓一抓的,戏命师却依然藏着那些禁忌物。

    与西大陆的战争持续两三个月,戏命师总共也才拿出来不到二十件禁忌物,剩下的在哪里?!

    而且,风暴公爵直到此时也未出现。

    庆尘从血脉中与生俱来的超忆状态里脱离出来,他看见许许多多家长会成员欢呼庆祝,有人沙哑的放声发泄淤积之气,有人跌坐在地上放声痛哭。

    庆尘忽然高声喊道:「收缩阵型!向我靠拢,不要庆祝了,战斗还没结束!」

    他还不确定戏命师的后手到底是什么,但现在绝对不是庆祝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他高呼出声的时候,家长会成员纷纷停下来看他,小七问道:「怎么了老板?」

    「回到最后一道防线里去,快!」庆尘来不及解释了。

    所有家长会成员沉默下来,他们平静下来回归战斗状态,那些痛哭的人竟是压抑住情绪,擦擦眼泪站起身来!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战场之外的北方。

    高大的风暴公爵身披黑袍站在一处山顶,他紧闭着双眼似乎在努力感知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远处,十二名戏命师身披黑袍静静伫立,沉默着等待。

    「命运被人遮蔽了,你们甚至有人还能锁定万里之外的凤凰城侯爵,而我却看不见近在身边的事情,「风暴公爵平静说道:「我猜是有一个特殊的存在突然出现在战场上,他周围的命运都会被隐去……庆尘。」

    风暴公爵道出庆尘遮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